当前位置 > 主页 > 健康 >
分享到:

台北午夜艳遇记 电梯邂逅"风月俏佳人"(四)

2017-12-09 10:09 来源:网络整理

  她把电视机电源又打开来,呻吟声又传出来,我吞了口口水。没错,这次我用眼角瞄到了屏幕,两只裸露的胴体在打架!房里的气温升得好快,我感觉背上已经湿了一片。

  “我也认识在金门当兵的哟!”她娇滴滴地说。不把电视上正播出的当作一回事。
  “是....是吗?”我忍不住有些结巴。

  她挺了挺胸部,曼妙地走到床头柜,打开旁边一个小抽屉,拿出她的皮包,从里头取出一叠名片来。我看着她曼妙的身姿发呆,好象魂儿都给勾去了。

  她在名片中找来找去,后来取出了一张,递到我眼前,印着字的背面被人用原子笔草草写了几个字:

  猪肉邦,金门邮政 712121 附 6434 信箱。
  “知道这个信箱的驻地在什么地方吗?”她挨近我身边,差点坐到我大腿上了。
  我知道吗?

  我当然知道!这个信箱和我的正好一模一样。这个猪肉邦是我同连的,他甚至睡在我隔壁床!

  很快的,我明白了这个女人了;她喜欢找年轻的阿兵哥一起!我敢打赌那一叠名片中这种资料有一堆。很幸运,我在同她搞上了之前就知道这件事,否则说不定要后悔一辈子的。

  为什么?因为猪肉邦早一个月返台休假完后,便持续的找医生拿消炎药,而且常常在半夜以为我睡着的时候,拼命地在裤裆那里搓呀搓。

  “谢谢你的醒酒药,我要走了,明天还得早起去松山搭飞机。”我拿起衬衫,夺门而出。回到房间,想想不保险,取了行李赶紧退了房,另外找了家便宜的旅社住了一夜。

  从那一次后,我不在台北住旅馆。


相关推荐
热点八卦
最新焦点
热榜推荐